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高扬.知识解决.博客

指向个性、知性和悟性的地方……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三年考得一驾照  

2015-03-03 00:00:42|  分类: 做到一点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昨天,有博友翻到我201231日写的博文《差一分》,那是我驾考的第一次“差一分”就满分的考试。在文章中,我谈到了“反思”这个经验学习的工具。虽然我们天天都有思考,但大多为“差不多”先生,很少细致地深入下去。而善于反思的人不同,不仅能够向内看,由内及外,还能向后看,了解过去,展望未来。而且经历必须经过反思,才能升华为经验知识。

屈指算来,从我第一次通过驾考“科目一”的理论考试到后来拿到驾照,整整花了三年时间。个中滋味,可谓酸甜苦辣,甚至比起30多年前的高考还令人难忘。当时我是和女儿一起报考深圳港深通驾校的,拿到学习材料一看,整本书都是考试的题库,没有别的技巧,就是死记硬背。记得道路交通标志及交警手势一直是我的难点,事后证明,我丢掉的那一分就在于此。

然而,其后的不幸接二连三,“科目二”考试让我吃尽了苦头。先是说分开考桩考和九项,结果练了没用,后来改成五项全能一次考试。冰雪聪明的女儿早早拿到了驾照,而我却前仆后继考了三次才得以通过。记得第二次补考前,教练给我开了个小灶,私下交给我车钥匙,让我早上5点就去驾校练车。由于天色太暗看不清,结果把车擦碰得一塌糊涂,好在教练宽容,简单处理一下就遮掩过去了。

轮到第三次补考我绝不敢懈怠,就虚心求教女儿。她告诉我一个巧用“冥想”的方法练车,即让我每天打坐时冥想,先是回忆教练所讲的每一个要点和步骤,然后再将所有的步骤及点位连起来在脑海里模拟。这样确实有效,整个考试场景仿佛就在眼前,甚至后来连做梦都在练习考试。就这样,终于在第三次“科目二”的补考中“一次性”通过了。

回想“科目二”考试其实不难,关键只有一个字,那就是“慢”。所有的项目都是有点位的,只要按照点位来就一定能过,如果一旦速度快了就会看不到点,更何况考场对于学员来说又是陌生的,不像练车场的点位那么清晰。同时,考试中不限时间,只要稳稳当当完成该完成的项目,将车开到起点就可以了。

虽然通过了“科目二”,但距离最后规定的驾考期限却不足两月。要知道,深圳报考的学员人数已经超过40多万,每天参加考试的学员也是人满为患。看我这么老还来学车,而且屡战屡败,教练和驾校工作人员都十分同情我,破格给我安排了“长途训练”和“科目三”的考试。好像“长途训练”是深圳驾考的特色项目,加在“科目三”的路考之前。不过他们也有言在先,如果这次考不过,就等于放弃了整个驾考。

那天长训通过后,我还专门写了一篇《过五关,斩六将,清清爽爽到韶关》的文章,作为纪念。听别人讲,“科目三”的通过率不足40%,新的挑战又摆在了面前。那天和我一起考试的有三位学员,都是上午7点钟的第一场。其中一位是已经开了8年车的“老司机”,另外一个是和我儿子差不多大的女生。平时训练时,教练认为他们是最有把握通过的,常常拿那位“老司机”来教训我,并让聪明伶俐的小女生给我示范。

然而世事难料。在“科目三”考试的那天早上,当我顺利从考场出来时,远远看到“老司机”垂头丧气走来,不用问,他的仪态已告诉我没有通过。再问教练,那位自诩“一次过”的美女也没有出来,“估计这次有点悬”。相反,教练认为最不靠谱的我却最早通过。其后,“科目四”文明驾驶的理论考试就不在话下了,因为平时的模拟考试我基本上是“满连贯”。 

“老骥伏枥,志在千里;烈士暮年,壮心不已”。正如曹操所说,千里马虽然年老力衰,卧躺在马槽边,但心里却仍激荡着驰骋千里的凌云壮志。三年的驾考太值得了,虽然考得颇为艰难,但我学到的远不止是驾驶知识和技能,考得的远不是一本驾照。我悟到了一个道理,只要心中有梦,一样可以老有所为,一样可以心想事成。

更多“知识解决”内容:http://gaoyang0755.blog.163.com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126)| 评论(27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